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古典学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逆游之鱼

唐诗三百首(七律)

[复制链接]

223

主题

2113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062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3 22: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19.《宿府》
者:杜甫
清秋幕府井梧寒,
独宿江城蜡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庭
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
,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
息一枝安。

【作品简介】
  《宿府》由杜甫创作,被选入《唐诗三百首》。这首诗是依人作客,抒写旅愁,有一种百无聊赖之情。前四句写景,后四名抒情。首联写独宿江城,环境清寒;颔联写“独宿”的所闻所见;颈联写战乱未息,处世艰难;末联写漂泊十年,如今暂且栖安。全诗表达了作者悲凉深沉的情感,流露了怀才不遇的心绪。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此诗作于广德二年(764)秋,当时作者在严武幕府中任节度参谋。诗中抒发的感情还是伤时感事,表达出作者对于国事动乱的忧虑和自己飘泊流离的愁闷。正是始终压在诗人身上的愁苦使诗人无心赏看中天美好的月色。前六句具体写出了诗人对风尘荏苒、关塞萧条的动乱时代的忧伤。最后两句虽写“栖息一枝安”,但仍然是为自己辗转流离苦闷。总之,诗人当时境遇凄凉,十年飘泊辗转,诗风沉郁。

【注解】
府:幕府。古代将军的府署。杜甫当时在严武幕府中。
井梧:梧桐。叶有黄纹如井,又称金井梧桐。  
永夜句:意谓长夜中唯闻号角声像在自作悲语。永夜:整夜。长夜。
自语:自言自语。
中天:半空之中。
风尘荏苒:指战乱已久。荏苒,指时间推移。辗转。
已忍句:指自天宝十四载(七五五)安禄山反至写此诗,已忍受了十年的伶俜生活。
伶俜(pīng):流离失所。
十年事:杜甫饱经丧乱,从755年(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至作者写诗之时,正是十年。
强移:勉强移就。用《庄子•逍遥游》“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意,喻自己之入严幕,原是勉强以求暂时的安居。
一枝安:指他在幕府中任参谋一职。杜甫此次入幕府,出于为一家生活而勉强任职,虽是应严武盛情邀请,但也只是求暂时安居。

【韵译】
深秋时节,幕府井边梧桐疏寒;独宿江城,更深人静残烛暗淡。
长夜里,号角声有如人的悲语;中天月色虽好,谁有心情仰看?
乱中四处漂泊,亲朋音书皆断,关塞零落萧条,行路十分艰难。
忍受困苦,我颠沛流离了十年;勉强栖息一枝,暂借幕府偷安。

【讲解】
  杜甫,唐代著名诗人,生活在唐由盛到衰的年代。此诗写于“安史之乱”后,作者一家人为避战乱,过着颠沛流离、贫苦困乏的生活。唐代宗广德二年(764年),他在成都得到了节度使严武的赏识,做了严的参谋,被封为检校工部员外郎。但官场上的互相倾轧、尔虞我诈,他的地位低卑以及与严武的政见不合,使作者的政治生活并不得志,经济上也很窘迫。他在成都的将军府工作,而家却安在城外浣花溪畔,晚上不便归家,就常独自寄宿于幕府,这些都使他的情怀抑郁烦闷,本诗便抒写了这样的情绪。
  首联中“幕府”即严武的将军府。“江城”指成都。以“清”饰“秋”,以“独”限“宿”,让词句陡生深意,耐人寻味。凄清秋时,诗人独自一人寄宿幕府,自是戚苦难熬。句中写的“井梧”与“蜡烛”是极具代表性的事物,最易寄寓情感,诗人又遣出“寒”“残”二字修饰,孤独寂寞、久不能寐的情愫便见于言外、跃然纸上。试想,如此时节,风吹梧桐,瑟瑟作响,更显秋意寒凉。独宿幕府,夜不能眠,看烛影跳动,其形渐残。这些都难免让不得志的诗人思及“人生苦短”而又悲凄难耐。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颔联中“永夜”指“长夜”“整夜”,“中庭”指“中天”。句中也写了两种事物——角、月,“角”指的是军中号角。彻夜角声不断,似在用悲凉的曲调与言语强化人们对带给人们无限苦难的战争的印象。此时,高悬中天的月亮虽皎洁明亮,但诗人观之,思及与家人的分离,便发出了“好谁看”的慨叹,再次突出了他孤独寂寥之情。此二句句式整齐,对仗严谨,用字准确,最为精到的是景为我用、以景寓情,为后世传诵的佳句。
  诗的前四句写作者所观之景、所听之声,用它们来表现环境的寒凉,目的是衬托心中的孤凄,正所谓“境寒心悲,心悲更显境寒。”
  颈联写诗人身处风尘乱世,叹时光流逝,与诸兄弟分别,音信断绝。自己流落在外,因关塞萧条、战争频发、道路险远而又无法归家,心情又如何不沉重?其中的“断”与“难”二字值得品鉴。
  尾联中“伶俜”指“流离孤苦之形貌”。“强”为勉强之意。“栖息一枝安”是用的《庄子·逍遥游》中“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的典故。诗人在战乱之中,飘零辗转,只能苦捱硬忍十年,而今勉强被严武用为参谋,却不过和“鹪鹩”一样暂寻“一枝之安”,此二句充分表达了诗人虽重入仕途,但政治目标仍难以实现的无可奈何的心情。
  诗的后四句写出了诗人所处的困境,字字透着哀怨。
  此诗以景寓情,以情驭景,脉络清晰,十分准确、深刻地刻画出诗人的心情与遭遇,实为其“沉郁顿挫”的诗歌风格的代表作。

【赏析】
  意象是诗歌最亲密的伴侣,一般来说诗歌的意义和整体审美效应是由具体可感的意象生发的,王夫之说“会景而生心”,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说的都是意象在诗歌创作中的重要作用。
  《宿府》这首诗从身边的事物写起。“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地点:长江边上一座城市的幕府里。景物:明净爽朗的秋天,明月悬挂空中的深夜,诗人面前一截残烛,幕府庭院里的水井及其旁边的一株梧桐树,整个夜晚听到的只是守城部队自言自语般的号角声。这是一个月色美好的秋夜,如有雅兴,是赏月的时光。然而诗人却无精打采地说道:“谁看?”这反而衬托出诗人心情的不好。因此诗人从梧桐感受到寒意,从角声听出了悲凉,这是诗人的情感对于周围景物的渗透。是什么引起诗人的伤感?是秋天吗?金风萧瑟,黄叶飘零,容易让人产生岁月逼人,人生迟暮的联想;是残烛吗?烛油如泪,烛光摇曳,一人独对,的确会感到孤寂;是水井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水井是家乡的象征,有一个词叫“乡井”,乡和井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诗人这时候离乡背井客居成都,顿生乡愁是可以理解的;是角声吗?这是军旅之声,身处战乱之中的诗人,由此回想起颠沛流离的动荡生活是情理中事;是梧桐吗?俗话说:“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它常被文人用来渲染悲秋气氛,这是其一;其二,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俗话说:“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人们常以此比喻贤臣择主而事,幕府有这么一棵梧桐树,是诗人理想的安身之地吗?多么复杂的情感,要是一并迸发,当然情难自抑,悲从中来了。“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这一联造句特别,应当加以注意。七言律诗句法结构,一般是上四下三,而这一联却不是,朱自清《<唐诗三百首>指导大概》说这一联是上五下二,有意变调求新。
  是身边的物象引发了诗人心中的愁绪。这愁绪的生发过程脉络分明。偌大的幕府里诗人独自呆看着明灭不定的残烛,孤独难忍。这时见到庭院里的水井,想到了家乡,家乡的亲人。“风尘荏苒音书绝”,时光在战乱中消磨,一点也得不到家乡亲人的音讯和书信。耳畔部队的号角声告诉诗人,想也白想,“关塞萧条行路难”,经过战争,即使关防要地这些交通要道也十分冷落,行路艰难,传递书信容易吗?“已忍伶俜十年事”,这种孤单的感受不是今夜才有,已经整整忍受十年啦。那么现在呢?看看庭院里的梧桐树,这是凤凰栖息的树,这是安身之地吗?“强移栖息一枝安”,自己只是像一只小鸟,落在一根树枝上,勉强求得暂时的安顿。这首诗的主题是思乡,杜甫想望的安身之地是家乡。杜甫出生洛阳巩县,安史之乱以来四处飘泊到这时已经十年了。在这前一年,杜甫在《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这首诗里欣喜若狂地写道:“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诗人念念不忘的是洛阳。洛阳历史上曾是唐朝的陪都,称为东都,在盛唐时期同长安一样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因此,诗人对洛阳的怀念也是对故都的怀念,包含着平定战乱、恢复安定的祈盼,寄托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理想。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虽然《宿府》表现的仅仅是浓重地涂抹着杜甫个人经历色彩的思乡之情,但是杜甫的个人遭遇是同国家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对于国家动乱的忧虑和个人飘泊流离的愁闷在诗中融为一体,从而拓展了内涵,给人以更加丰富的联想,获得了更加广泛的共鸣。这正是《宿府》这首诗得到人们喜欢的原因。

【评析】:

  此诗作于764年(广德二年)秋,当时作者在严武幕府中任节度参谋。诗中抒发的感情还是伤时感事,表达出作者对于国事动乱的忧虑和他飘泊流离的愁闷。正是始终压在诗人身上的愁苦使诗人无心赏看中天美好的月色。前六句具体写出了诗人对风尘荏苒、关塞萧条的动乱时代的忧伤。最后两句虽写“栖息一枝安”,但仍然是为他辗转流离苦闷。总之,诗人当时境遇凄凉,十年飘泊辗转,诗风沉郁。
  首联倒装。按顺序说,第二句应在前。其中的“独宿”二字,是一诗之眼。“独宿”幕府,眼睁睁地看着“蜡炬残”,其夜不能寐的苦衷,已见于言外。而第一句“清秋幕府井梧寒”,则通过环境的“清”、“寒”,烘托心境的悲凉。未写“独宿”而先写“独宿”的氛围、感受和心情,意在笔先,起势峻耸。
  颔联写“独宿”的所闻所见,清代方东树指出:“景中有情,万古奇警。”而造句之新颖,也非同一般。七言律句,一般是上四下三,这一联却是四、一、二的句式,每句读起来有三个停顿。翻译一下,就是:“长夜的角声啊,多悲凉!但只是自言自语地倾诉乱世的悲凉,没有人听;中天的明月啊,多美好!但尽管美好,在漫漫长夜里,又有谁看呢?!”诗人就这样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以顿挫的句法,吞吐的语气,活托出一个看月听角、独宿不寐的人物形象,恰切地表现了无人共语、沉郁悲抑的复杂心情。
  前两联写“独宿”之景,而情含景中。后两联则就“独宿”之景,直抒“独宿”之情。“风尘”句紧承“永夜”句。“永夜角声”,意味着战乱未息。那悲凉的、自言自语的“永夜角声”,引起诗人许多感慨。“风尘荏苒音书绝”,就是那许多感慨的中心内容。“风尘荏苒”,指战乱延续的时间很长。诗人时常想回到故乡洛阳,却由于“风尘荏苒”,连故乡的音信都得不到。“关塞”句紧承“中天”句。诗人早在《恨别》一诗里写道:“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草木变衰行剑外,兵戈阻绝老江边。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日眠。”好几年又过去了,诗人却仍然流落剑外,一个人在这凄清的幕府里长夜不眠,仰望中天明月,不由得心事重重。“关塞萧条行路难”,就是那重重心事之一。思家、忆弟之情有增无已,因为他还是没有办法回到洛阳。这一联直抒“宿府”之情。但“宿府”时的心情很复杂,用两句诗无法写完。于是用“伶俜十年事”加以概括,给读者留下了结合诗人的经历去驰骋想象的空间。
  尾联照应首联。作为幕府的参谋而感到“幕府井梧寒”,诗人联想到《庄子·逍遥游》中所说的那个鹪鹩鸟来。“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他从安史之乱以来,“支离东北风尘际,飘泊西南天地间”,那饱含辛酸的“伶俜十年事”都已经忍受过来了,如今却又要到这幕府里来忍受“井梧寒”。用“强移”二字,表明他并不愿意来占这幕府中的“一枝”,而是严武拉来的。用一个“安”字,不过是诗人自我解嘲。诗人一夜徘徊徬徨、展转反侧,心中并不安宁。
  杜甫的理想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然而无数事实证明这理想难得实现,所以早在759年(乾元二年),他就弃官不做,摆脱了“苦被微官缚,低头愧野人”的牢笼生活。这次作参谋,虽然并非出于杜甫自愿,但为了“酬知己”,还是写了《东西两川论》,为严武出谋划策。但到幕府不久,就受到幕僚们的嫉妒、诽谤和排挤,日子很不好过。因此,在《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里,他诉说了自己的苦况之后,就请求严武把他从“龟触网”、“鸟窥笼”的困境中解放出来。诗人宁愿回到草堂去“倚梧桐”,而不愿“栖”那“幕府井梧”的“一枝”;因为“倚”草堂的“梧桐”,比较“安”,也不那么“寒”。
  仇兆鳌在《杜少陵集详注》里解释这首诗说:“此秋夜‘宿府’而有感也。上四叙景,下四言情。首句点‘府’,次句点‘宿’。角声惨栗,悲哉自语;月色分明,好与谁看:此‘独宿’凄凉之况也。乡书阔绝,归路艰难;流落多年,借栖幕府:此‘独宿’伤感之意也。玩‘强移’二字,盖不得已而暂依幕下耳。”这意见值得参考。至于上四句叙景、下四句言情,也只是各就主要方面加以区分的。其实,上四句虽偏于叙景,而景中有情;下四句虽重在言情,而情触景生。八句诗情景交融,构成完美的意境,令读者玩味无穷。

长发匆匆盘起,浮生处处艰辛。当时年少入寒门。念他根骨好,贫贱不尤人。
不计三更劳顿,隙时修习诗文。行间字里尽纯真。弱鱼穿激浪,江海任浮沉。
--忆雨轩师傅赠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3

主题

2113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062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3 22: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20.《夜》
者:杜甫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
霁寒宵。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
星河影动摇。
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
寥。

【作品简介】
  《阁夜》由杜甫创作,被选入《唐诗三百首》。这首诗是诗人在大历元年(766)寓于夔州西阁作所。全诗写冬夜景色,有伤乱思乡的意思。首联点明冬夜寒怆;颔联写夜中所闻所见;颈联写拂晓所闻;末联写极目武侯、白帝两庙而引出的感慨。以诸葛亮和公孙述为例,说明贤愚忠逆都同归于尽,个人的寂寞就更无所谓了。全诗气象雄阔,大有上天下地,俯仰古今之概。
【注解】
岁暮:冬季。
阴阳:指日月。
短景:指冬季日短。
景:通“影”,日光。
霁(jì): 雪停。
三峡:指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星河:银河,这里泛指天上的群星。
野哭:战乱的消息传来,千家万户的哭声响彻四野。 几家:一作“千家”。
战伐:崔旰之乱。
夷歌:指四川境内少数民族的歌谣。夷,指当地少数民族。
卧龙:指诸葛亮。《蜀书·诸葛亮传》:“徐庶……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
跃马:指公孙述。字子阳,扶风人。西汉末年,天下大乱,他凭蜀地险要,自立为天子,号“白帝”。这里用晋代左思《蜀都赋》中“公孙跃马而称帝”之意。诸葛亮和公孙述在夔州都有祠庙,故诗中提到。这句是贤人和愚人终成黄土之意。
人事:指交友。
音书:指亲朋间的慰藉。
漫:徒然、白白的。
寂寥 liáo:稀少。

【韵译】
时令到了寒冬,日子就越来越短;浪迹天涯,在这霜雪初散的寒宵。
五更时听到战鼓号角,起伏悲壮;山峡倒映着银河星辰,随波动摇。
野外几家哭声,传来战争的讯息;数处渔人樵夫,唱起夷族的歌谣。
诸葛亮和公孙述,一样终成黄土;人事变迁音书断绝,我寂寞无聊。

【翻译1】
  冬天的的时光越来越短暂,夔州满天的霜雪在寒冷的夜晚停歇。(感觉更加凄清)。拂晓,美丽的星河里的星星的倒影,在美丽的三峡里漂摇不定。可是啊,天刚亮,军营里就响起了悲壮的鼓角声。战乱的消息传来,千家万户的哭声响彻四野。好多地方,渔民、樵夫唱起了悲伤的民歌。可惜啊,象卧龙、跃马那样的人都死了。战乱中,人与人的交情、音信都突然间消失了,但我哪里来得及考虑啊?任它消失去吧。

【翻译2】
  冬天到了,白天的时间就越来越短;漫天的雪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停住了。 五更时听到战鼓号角,起伏悲壮; 倒映在三峡水中的星影摇曳不定。战乱的消息传来,千家万户哭声响彻四野;渔人、樵夫们在好几个地方唱起了民歌。(像)诸葛亮和公孙述这样的历史人物,(无论是贤还是忠)都终归黄土;我眼前的这点寂寥(指郊游和亲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评析】
  全诗写冬夜景色,有伤乱思乡之意。首联点明冬夜寒怆;颔联写夜中所闻所见;颈联写拂晓所闻;末联写极目武侯、白帝两庙而引出的感慨。
  开首二句点明时间。岁暮,指冬季;阴阳,指日月;短景,指冬天日短。一“催”字,形象地说明夜长昼短,使人觉得光阴荏苒,岁月逼人。次句天涯,指夔州,又有沦落天涯之意。在霜雪刚停的寒冬夜晚,雪光明朗如昼,诗人对着凄凉寒怆的夜景,不由感慨万千。
  “五更”二句,承次句“寒宵”,写出了夜中所闻所见。上句鼓角,指古代军中用以报时和发号施令的鼓声、号角声。晴朗的夜空,鼓角声分外响亮,正是五更天快亮的时候,诗人忧愁难眠,那声音更显得悲壮感人。这就从侧面烘托出夔州一带也不太平,黎明前军队已在加紧活动。诗人用“鼓角”二字点示,再和“五更”、“声悲壮”等词语结合,兵革未息、战争频仍的气氛就自然地传达出来了。下句说雨后天空无尘,天上银河显得格外澄澈,群星参差,映照峡江,星影在湍急的江流中摇曳不定。景色是够美的。前人赞扬此联写得“伟丽”。它的妙处在于:通过对句,诗人把他对时局的深切关怀和三峡夜深美景的欣赏,有声有色地表现出来,诗句气势苍凉恢廓,音调铿锵悦耳,辞采清丽夺目,“伟丽”中深蕴着诗人悲壮深沉的情怀。
  “野哭”二句,写拂晓前所闻。一闻战伐之事,就立即引起千家的恸哭,哭声传彻四野,景象凄惨。夷歌,指四川境内少数民族的歌谣。夔州是民族杂居之地。杜甫客居此地,渔夫樵子不时在深夜传来“夷歌”之声。“数处”指不只一处。这两句把偏远的夔州的典型环境刻画得很真实:“野哭”、“夷歌”,一个富有时代感,一个具有地方性。对这位忧国忧民的伟大诗人来说,这两种声音都使他倍感悲伤。
  “卧龙”二句,诗人极目远望夔州西郊的武侯庙和东南的白帝庙,而引出无限感慨。卧龙,指诸葛亮。跃马,化用左思《蜀都赋》“公孙跃马而称帝”句,意指公孙述在西汉末乘乱据蜀称帝。杜甫曾屡次咏到他:“公孙初据险,跃马意何长?”(《白帝城》)“勇略今何在?当年亦壮哉!”(《上白帝城二首》)。一世之雄,都成了黄土中的枯骨。末尾一句说,人事与音书,如今都只好任其寂寞了。结尾二句,流露出诗人极为忧愤感伤的情绪。清代沈德潜说:“结言贤愚同尽,则目前人事,远地音书,亦付之寂寥而已。”(《唐诗别裁》)像诸葛亮、公孙述这样的历史人物,不论是贤是愚,都同归于尽了。现实生活中,征戍、诛掠更造成广大人民天天都有死亡,作者眼前这点寂寥孤独,根本算不了什么。这话看似自遣之词,实际上却充分反映出诗人感情上的矛盾与苦恼。“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古柏行》)“英雄余事业,衰迈久风尘。”(《上白帝城二首》)这些诗句正好传达出诗中某些未尽之意。前人认为此诗“意中言外,怆然有无穷之思”,是颇有见地的。
  此诗向来被誉为杜甫律诗中的典范性作品。诗人围绕题目,从几个重要侧面抒写夜宿西阁的所见所闻所感,从寒宵雪霁写到五更鼓角,从天空星河写到江上洪波,从山川形胜写到战乱人事,从当前现实写到千年往迹。气象雄阔,有上天下地、俯仰古今之概。明代胡应麟称赞此诗:“气象雄盖宇宙,法律细入毫芒”,并说它是七言律诗的“千秋鼻祖”,是很有道理的。

【讲解】
  本诗是杜甫于大历元年旅居夔州时所作。当时西南军阀混战,祸事频仍,杜甫只身流落夔州,生活无着,前途难卜,家国之悲萦绕心头,这首诗正好表现了他此时的沉重心情。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岁暮”二字点明时间,即冬季;阴阳,指夜晚白昼,实指一天;短景,指冬季天短,在此二字前着一“催”字,更令人深切地体会到岁月流逝,人生苦短,而诗人却羁绊于此,无所作为的痛苦心情。“天涯”,当指夔州,因长期去国离乡,辗转江湖,故有沦落天涯,飘零异乡,孤苦凄凉之意。天涯愁旅,时序更替;当此夜晚,霜雪初霁,雪光如昼,寒气逼人,诗人难眠,不由得使他生出万千感慨。这在老杜的诗篇中屡见,却又各有变化,皆成名句,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月夜忆舍弟》〕,如“落花时节又逢君”〔《江南逢李龟年》〕等,让人读了唏嘘不已,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诗人不眠,五更欲曙,军中鼓角破空而来。此情此景,这鼓角之声在诗人听来就越发地显得悲壮,因为这鼓角之声跳动着时代的脉搏——兵革未息、战事频仍,为后文“野哭千家”作引线。雪后晴空,玉宇无尘,寒星错落,映照峡江;江水中群星的倒影随着波涛而起伏不定,摇曳不止,突出了三峡的壮美。这一联文辞清丽,气势恢宏,音律铿锵,以鼓角声写五更天的静寂悲凉,以星河起伏写三峡的波澜壮阔,在一静一动一悲一壮的对比中,创造了一种独特的艺术气氛和效果。
  “野哭千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这两句承接上联而来。“野哭”句承“五更”句,正因兵革未息,战乱不断,所以一闻鼓角之声,就会引来荒野里千家万户的恸哭;“夷歌”句承“三峡”句〔三峡附近就是“夷”——少数民族聚居之地〕,在黎明之际,不时传来渔夫樵子的“夷歌”。“数处”言多处,“夷歌数处”又回照“天涯”句,数句间相互照应,语意连环,艺术手法十分高超。尢其是“野哭”、“夷歌”这两种特定环境下的悲音,极富时代特征,饱含地方色彩,把夔州的兵祸民艰写得极为真实。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结尾两句用典自然,浑然天成,抒发诗人忧愤感伤的情绪。卧龙,指诸葛亮;跃马,指公孙述,杜甫在《白帝城》一诗中曾写到:“公孙初据险,跃马意何长?” 西汉末年天下大乱,公孙述乘机占据蜀地称帝。这最后两句诗的意思是:像诸葛亮、公孙述那般的旷世英雄也都同归黄土了,那么眼前的这点困苦又算得了什么呢,任其如此吧。这看似是自遣自慰之词,其实一语道尽诗人内心的无奈与矛盾,大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之情。
  该诗历来被称为老杜七律之典范,“气象雄盖宇宙,法津细入毫芒,自是千秋鼻祖”。

【练习】
  一、概括全诗内容:
  答:前四句都在写阁夜看到的战乱凄凉的景象,后四句表达对国家民族前途的忧虑(或表达诗人伤时感世的情怀)。
  二、全诗表达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答:通过阁夜看到的战乱的凄凉景象和动荡不安时局的描写,极力渲染了战乱给人民带来的痛苦,表达作者对战乱的厌恶,对战乱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的同情,对国家民族前途的优虑(或表达作者伤时感世的情怀)。
  三、全诗主要的表达技巧是什么?说说它们的表达效果。
  答:(一)①②句描写时光短促,景象的凄凉,渲染悲凉的气氛,烘托人生短促,一事无成的悲凉心情。采用正面烘托的表现手法,借景抒情的表达方式。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二)①④句描写战乱频繁与美丽的大好河山形成鲜明的对比,再现战乱的悲惨景象,表达作者对时局的忧虑与欣赏美景的矛盾痛苦的心情。采用对比手法
  (三)“五更鼓角声悲壮”写鼓角之声从侧面烘托夔州一带的的不太平。采用侧面描写的表达方式,侧面烘托的表现手法。
  (四)⑦句“卧龙”采用借代的修辞,“跃马”化用左思《蜀都赋》“公孙跃马而称帝”的典故,说明没有诸葛亮这样的人物谁能收拾战乱的残局?公孙述是贤是愚作者不加评判,但可以肯定是由他们让人联想到战乱的现实,表达作者对战乱时局的忧虑又无奈的矛盾疼苦心情。
  (五)⑧句直抒伤时感事的无奈情怀,采用直抒胸臆的抒情方式。

长发匆匆盘起,浮生处处艰辛。当时年少入寒门。念他根骨好,贫贱不尤人。
不计三更劳顿,隙时修习诗文。行间字里尽纯真。弱鱼穿激浪,江海任浮沉。
--忆雨轩师傅赠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379

帖子

115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50
发表于 2015-12-28 09: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貼就要持续顶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国古典学院 ( 蜀ICP备15023305号-1 )

GMT+8, 2018-8-22 15:23 , Processed in 0.072683 second(s), 17 queries .

版权所有者:中国古典学院 X3.2

© 2001-2013 中国古典学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