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古典学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书斋冰竹

诗八二班五律第四讲桂苑组作业帖

[复制链接]

224

主题

1210

帖子

73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1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9: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狗  /格桑花儿开
入门三五载,深得主庥荫。
山兔未曾捉,家鸡常被擒。
向无高傲骨,惟有赤忠心。
了悟人间道,不愁飞雨淋。
斜阳草树点评:
看这首诗,起句直入,以兴起。但承句犯个大错,荫为古仄。庇也仄声,格律错了,韵句平声处拗了仄是救不了的。下次注意。但意思表达还不错。起联一个概括,引出下文。
看承联,山兔未曾捉,家鸡常被擒。
这条狗还挺皮的哈,正经事干不了,倒做些啼笑皆非的事。读到这,似乎看不透作者真正用意,是夸狗,还是贬狗呢?
起的下分句说深得主人的庇护,而这联说它不干正事,似乎在有意的有责的意思。
往下看,向无高傲骨,唯有赤诚心。
哦,作者还是在赞扬。从这一联来看,对仗工整,舒情到位。但是,我们刚看过承联的有意责怪,这联又在表扬,矛盾立显了。也就是说,你对狗的夸赞论据用的不好。论据不准,这个论是不矛盾啊?
了悟人间道,不愁飞雨淋。了悟人间道,这个用的过了,无论在物的自身,还是引身到作者,都是不准确的。不愁飞雨淋,尾结的小了。收束不了全篇。就像我们收了一袋玉米,扎口的绳短啊,怎都漏个口子,收不严。
建议,起下分句调整格律,承联做修改。尾联修改。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4

主题

1210

帖子

73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1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9: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律*咏狗 》
文/桂苑15-洪帮主

生来是狼形,引颈思祖根
白昼迎宾客,夜晚护院深。
痴心为主狂,无机感人恩。
绝情屠享之,终不改忠魂。

斜阳草树点评:
看这首题目【咏狗】是赞扬的主题。
看首联,生来是狼形,引颈思祖根。
说它生来狼的相貌,叫唤也和祖上一样。暂不看下文的话,这联也没什么挑的。
白昼迎宾客,夜晚护院深。
这联,下分句格律错误。对仗也不工。当然啊,这联的对仗要求也不是那么高。若颈联有一组工对,也不失为好诗。
从意思上来看,没做到承的作用,起联都在借狼这个旧亲说事,这联确脱开了,和狼一点关系没有。是诗脉断了。其实是首联入手点不对,改下。
颈联,痴心为主狂,无机感人恩。
这联如果说从写法上来看,还是可以的。在承联对狗的形为描写后,转入议论。但在句的写作中,用字不准,不精。而且这两句都在一个层面,为主狂,感人恩。平行重复描写。
尾联,绝情屠烹之,三平尾。而且这联描写在意上不成功。都遭杀了,怎么样不改忠魂?对吧。当然作者的思想是可以看懂的。但不能这么写。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4

主题

1210

帖子

73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1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9: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桂苑07/一晌贪欢
野老有韩卢,昂藏三尺躯。
朝随山麓伐,夜傍膝前匍。
贫室多饥冻,穷年甘芋麸。
忠心不二事,岂为饱安图。

韩卢……战国时韩国良犬。后泛指狗
野老……村野老人
贫室……贫苦人家
事……服侍

斜阳草树点评:

这首律写的不错啊。但即然拿到这,我就怎的得挑点骨头。要不多没面子。

首句不说,借典,干净利落。下句,昂藏三尺躯,这句有点费解哈。调整下吧。
承联,从首联的形态进而扩展到意识态的忠字,给后两联埋下伏笔。只一个膝字要酌。写的大犬,那么晚上主人要睡觉的,膝是不是不妥?它不能上炕趴着对吧。
看颈联。这联转入精神层面描写,对忠字加以更深的诠释。但注意这联,上分句,贫,饥,下分句,穷,某种程度有些意合。饥冻,芋麸对仗不工。虽然说诗联可以放宽,但颈联的对仗是严的。
尾联上分句转到了忠字,道出了诗人的目的,但尾句,岂为饱安图。虽然说也回扣了主题,对于不二事,诠释就不到位了,想想看对不?这句要紧紧围绕不二两字作文章。让诗更具看点。对狗的一生给予最大限度的赞叹。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4

主题

1210

帖子

73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1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9: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律*龙 》
文/江天一色
行藏云雾里。宿落海澜中。
俗世无踪影,人情自认同。
封王求布雨,融夜暗惊风。
若得真迹现,人人似叶公。
斜阳草树点评
看看这首龙。行藏云雾里,宿落海澜中。开篇干净利落。神龙藏在云雾中,宫殿坐落在大海波涛中。非常不错。
承联,俗世无踪影,人情自认同。虽然看不到,但人们还是认可它存在的。
起联是行,住的主环境。承做了扩展,以事承。不错,这两联很到位。
颈,封王求布雨,还是续承,诗脉稳稳。融夜暗惊风。这句写的有些涩了些,斟酌。
尾联,若得真迹现,人人似叶公。
这个尾我说点个人看法,到整篇收束的尾来说,作者一直是旁观角度,说人又喜欢又怕的。做为诗言志来讲,也表达了自己感情。但这是浮浅的。也就是说作者不能站到更高一层去看待问题。说人人都认同龙的存在,而且封为龙王,专司布雨。那么如果尾联以,旱年展开,大旱之年受封的龙王你又在哪?对吧,从这点去构思下。诗意会提升起来。
好的,谢谢大家。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4

主题

1210

帖子

73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1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9: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悯 狗
             风雨人生
忠厚冠天下,护家他最强。
主来摇尾喜,客到怒号狂。
半世低头立,一生观色惶。
谁怜从仆意,到老复遭殃。

斜阳草树点评
这首诗看了几遍,感觉作者在用字上很随意。前三联还能做到诗脉相平稳。尾联就突兀了。
忠厚冠天下,护家他最强。这个他字,应是它。但我觉得这字用的太直,不如换为。护家为最强。
主来摇尾喜,这句不错。客到怒号狂。这客字,莫若换个盗字,盗至吼声狂。这样更工一些。原句怒号狂,怒,号,都做动词用,显然词性不工。
半世低头立,为啥半世呢?就活不到老是吗?这个不符常识。立用的也不准,其实狗,牛,马,天生的嘴朝下,不能说一辈子低头对吧?如果立,改成觅,这样就说的过去了,一辈子竟低头找吃的。一生观色惶,狗呢,天生色盲,它看世界都是黑白的,怎有观色惶一说呢?
谁怜从朴意,到老复遭殃。
这里我引申点。狗作为人的仆,或是宠物。养身边,其实是没人愿意杀的。被杀多是盗狗之徒,或是专门从事肉狗养殖的。说它到老遭殃,前面并无半点论据,实让人不可信亦。咏物诗,如果从层面上去看,有两种构思。一是大环境的整体的概述。不分物在哪里,写出物本身具大众化的认识,而提炼自己的感情。
二是,把物像缩小到我中,我见,更细节性描述,有利于对物于我产生共鸣。千万梅花,我只写一枝,只写窗前一枝。或我只写山中一片。诗人大多采取后种,做到物是我意托,我意在物中。
1元抢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国古典学院 ( 蜀ICP备15023305号-1 )

GMT+8, 2018-11-15 07:53 , Processed in 0.075836 second(s), 18 queries .

版权所有者:中国古典学院 X3.2

© 2001-2013 中国古典学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